刺绣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刺绣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他睡晚风里爱情故事-【资讯】

发布时间:2021-09-03 13:14:00 阅读: 来源:刺绣机厂家

那会儿我在市科研院上班,有个响当当的雅号:灭绝。

同科室的小师妹曾同情地问我:师姐,你年轻过吗?我认真地点头:当然啊,我还迷过许朝阳呢。小师妹一副“鬼才信你”的表情、于是我讲故事给她听。

那会儿我刚进A大,上铺的林妹妹是个言情小说迷,痴迷新锐情感作家许朝阳。我这人木讷迟钝,唯一的爱好是解各种数学题,没什么朋友,难得跟林妹妹产生了深厚的上下铺革命友谊,所以她拜托我去签售会要偶像签名时,我拍着胸脯答应了。

签售会人山人海,轮到我时,我把笔记本递给许朝阳,他问我:“叫什么?”

我想了想:“林妹妹。”

似乎觉得好笑,他抬起头,我们打了个照面。我总觉得他面熟,还来不及细想就被挤到一旁。后来在路边等车,一辆灰色斯巴鲁开过去又倒回来,车里的人朝我喊:“姜一一!”

我脱口就说:“我叫姜一。”

那人笑得懒洋洋的:“真是你啊。”

我高度近视,好一会儿才认出这人就是林妹妹的精神偶像。我还在发愣,许朝阳已经说道:“六年级(一)班姜一,去哪儿?我送你。”

那是很多年后我跟许朝阳的重逢,我们俩曾在同一所小学念书,世界真小。我问他是怎么认出我的,他反问:“很难吗?”

我哑口无言。的确,我没怎么变过,马尾辫,大眼镜,土得掉渣。我看着许朝阳,将他跟记忆里的人对上。六年级的一场数学模拟考,许朝阳不问自取了我的试卷,一场弊作得炉火纯青。后来在考场外,他喊住我:“姜一一!”

“我叫姜一。”我推了推眼镜。

“随便吧。”他一蹬自行车,“谢啦。”

后来我才知道此人是个“惯犯”。学校之所以放任之,是因为理科超烂的他曾屡次获得全国征文比赛的大奖。

那场签售会后,林妹妹得知了我跟许朝阳的关系,羞涩地问我要偶像的电话。

五一长假的小学校友同学会上,我再度遇到许朝阳。他姗姗来迟,刚进门就被班长一把搂住,向我们介绍:“许朝阳,我发小,原来三班的。”

陆续有人敬酒,许朝阳来者不拒。包间里闹哄哄的,我在《江南style》的舞曲中看《微积分》。不一会儿,一双白色板鞋停在我面前,许朝阳居高临下地看着我:“不愧是学霸啊。”

我没理他,整理东西准备回家,他跟着我:“有驾照吗?”

我莫名其妙,他笑笑:“送我回家。”

我为林妹妹两肋插刀,忍辱负重地送许朝阳回家,却一不小心把他送进了医院。车撞树上了,我额头有淤血,他右手骨折。我违心地安慰他:“三个月就好了。”

他点点头:“也就临近交稿的时候成了残废。”

我觉得自己再也拿不到许朝阳的电话号码了。没想到几天后,他主动打电话给我。

后来我想,我跟许朝阳的孽缘,大概就是从那时开始的。就算是灭绝师太,心里也曾住着一个孤鸿子。

02

201 2年初春,许朝阳让我去他的工作室帮忙。出于内疚,我同意了。

工作室不大,加上老板一共五个人。我的工作就是打杂。那天加完班,我无意中在许朝阳的办公桌上看到他新书的样稿,讲的是一个木讷的理工科女生和一个地下乐队主唱的故事。

那是我第一次看许朝阳的小说,看完已是凌晨,我抹了把脸,一片温热濡湿。我曾嘲笑林妹妹狗血恶俗,原来自己也小清新不到哪里去。

接触许朝阳多了,我发现这人随心所欲,生活毫无规律。小胖告诉我,有一回许朝阳胃病发作,愣是蹲在地上把稿子写完了才去看医生,简直丧心病狂。

临近暑假,我看完第四本许朝阳的小说。可他的新书却出现了意外。他拒绝修改,导致稿子最终无法通过审核。回到工作室,许朝阳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我推门进去,他坐在电脑前,死气沉沉的。我憋了半天才说:“解证明题有好多种方法,不一定非要在一棵树上吊死。”

他竟然听懂了:“如果我偏要那棵树呢?”

我很少情绪化,那会儿却像中了邪:“那你就吊死吧,没人给你收尸。”

可我没想到他真就把稿子弄得尸骨无存——几天后峰回路转,有家不太出名的出版社有意签约,许朝阳没什么表示。后来我才知道,这人真狠,几十万字的稿子就这么删了,眼都不眨一下。小胖倒是习以为常了,拍拍我的肩说:“算了。”

我想来想去不能就这么算了,好歹我也为这本小说出过力。那晚等许朝阳走了,我把删除的文件复原了,隔天顶着熊猫眼把U盘交给许朝阳。他神情复杂地看着我,随即笑了:“你就不怕我感动得以身相许?”

我:“……”

签完合同,许朝阳请我吃大餐,我饿着肚子等到一顿“新疆料理”。热气腾腾的羊肉串摆上桌,我问他:“这就是你说的大餐?”

室内膨胀型钢结构防火涂料价格

50kw发电机组

攀爬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