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绣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刺绣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潍坊两药企合谋垄断术

发布时间:2021-01-21 17:11:31 阅读: 来源:刺绣机厂家

潍坊两药企“合谋”垄断术

15日一早,位于潍坊市苗圃一路的潍坊顺通医药有限公司(下称“潍坊顺通”)大门紧闭,门口的牌匾已然不见,门内几个工作人员警惕地望着门外。  在与潍坊顺通相距约2公里的潍坊华新医药贸易有限公司(下称“潍坊华新”),公司标牌也刚刚摘除,内部人员同样闭门不见。  14日,国家发改委披露,上述两药企操纵药品原料(复方利血平原料药盐酸异丙嗪)价格,导致该国家基本药物几乎断供,因此对其开出巨额反垄断罚单——潍坊顺通合计罚款687.7万元,潍坊华新合计罚款15.26万元。这也是国家发改委价监司更名为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局后,开出的首张反垄断罚单。  经济导报记者两日来独家调查发现,潍坊顺通涉嫌垄断已有“前科”——此前曾涉嫌垄断维生素K1原料药;且从潍坊市工商局查阅的登记信息来看,上述两企业相互交叉持股,实属一致行动人。  随着调查的深入,两家企业“合谋”垄断之术已昭然若揭。而垄断的“刀俎”之下,则暴露出药物生产流通领域资本操纵市场的乱象。  严密“包裹”  15日早上7点,导报记者在潍坊市苗圃路一号采访时看到,施工人员正在拆卸“顺通医药商场”的门头牌匾,该医药商场门口的海报显示:“因本店装修暂停营业,有买药者请先到西园街春天大药房。”对此,施工人员表示,门头牌匾是要拆旧换新,其他情况均不了解。  据附近居民介绍,该医药商场是14日下午停止营业的。而发改委开出上述反垄断罚单就在当天。  导报记者了解到,该医药商场正是潍坊顺通旗下的药店,潍坊顺通的主要业务场所就在该医药商场北侧的院内。而与医药商场一样,该院也是大门紧闭,门口的牌匾已经被拆除。  导报记者采访期间,陆续有几辆喷有“顺通医药”字样的厢式货车驶出大院。但当导报记者试图进入大院采访时,门卫立刻前来盘问,并表示此院内并非潍坊顺通,随即开始驱赶记者。  在潍坊华新门口采访时,导报记者见到几名前来洽谈业务的业户。从他们口中得知,他们一大早就赶来潍坊,但联系不到潍坊华新的负责人,业务电话也拨不通。  摘下匾牌,闭门不出,谢绝采访,拒接电话……在发改委反垄断罚单发出的翌日,潍坊顺通和潍坊华新便不约而同地把自己“包裹”起来——在两公司门口,导报记者多次试图进入,却始终被冰冷的大门“挡驾”。几个原本在大门附近徘徊的人,也很快消失在导报记者的视线中。而拨打两公司电话,始终都是忙音。 “一致行动人”  经多方努力,临近15日中午,导报记者终于拨通了潍坊华新法人代表程文峰的电话。但程表示,其“因身体原因,已经很久没有上班了,业务方面的事情也一直没有过问。”  随后,导报记者从潍坊市工商局查阅注册资料有了新的发现:名不见经传的潍坊顺通、潍坊华新法人代表分别是刘西安(持股26.07%)、程文峰(持股40%),两家公司注册资本分别为53.65万元、50万元,属于典型的小公司。而刘西安同时身为潍坊华新的二股东(持股20%),此外,同样持有潍坊华新20%股权的赵福刚,在潍坊顺通持股5.59%。  导报记者还发现,潍坊顺通股东多达23个,虽然其法人是刘西安,但方文龙却在该公司持股49.86%,系该公司最大股东。潍坊华新股东仅有4个,分别是程文峰、刘西安、刘黎明以及赵福刚。  导报记者进一步调查得知,潍坊顺通大股东方文龙目前为该公司销售经理;同时,其还担任潍坊华新的副总经理,掌控潍坊华新的日常经营。  显然,上述纵横交错的持股结构以及任职情况,使得两公司成为一致行动人,从而得以在对盐酸异丙嗪的价格操纵中“合谋”而动。  垄断原料供应  据悉,复方利血平是列入国家基本药物目录的抗高血压药,全国目前有1000多万名高血压患者长期依赖此药,而且主要是中低收入群体。复方利血平的主要原料即为盐酸异丙嗪。  根据国家发改委的调查,盐酸异丙嗪的供应和价格异动,正是源自潍坊两药企今年6月初同供应商辽宁东港市宏达制药公司和丹东医创药业公司(全国仅此两家盐酸异丙嗪生产企业) 签订了所谓“独家代理协议 ”,从而垄断了盐酸异丙嗪在国内的销售。  导报记者获得的潍坊两药企与上述两家盐酸异丙嗪生产企业签订的《产品代理销售协议书》显示,前者分别独家代理后者生产的盐酸异丙嗪在国内的销售;未经前者授权,后者不得向第三方发货;此外,双方协商的代理价格为252元/公斤,而盐酸异丙嗪此前的价格仅为178元/公斤。值得一提的是,潍坊两药企分别签署的代理协议,文字、条款内容几乎完全一致。  控制原料之后,潍坊两药企开始接触四大下游生产商(常州制药厂、亚宝药业、中诺药业、新华制药)。据导报记者调查,潍坊顺通与常州制药厂谈判时,要求对方将投标价格提高到6元/瓶,并给予潍坊顺通1元/瓶的返利,但谈判未果。同样,其余3家生产商也没有接受其相关要求。潍坊两药企遂联合将盐酸异丙嗪售价提高到最高2600元/公斤,提价幅度达14.6倍。几个月前,四大下游生产商被迫停产复方利血平,仅靠库存向医疗机构维持供货。  上亿元利润的诱惑  潍坊顺通和潍坊华新的铤而走险,背后无疑是巨大利益的诱惑。  根据两家企业的设想,先控制原料药提供商,再要求下游企业提高投标价格,并给予其每瓶1元的返利。导报记者粗略计算发现:复方利血平片全国年消费量约为90亿片,按照100片一瓶计算 ,这两家企业可稳获近亿元垄断利润。  另有“前科”  事实上,潍坊顺通和潍坊华新已经不是第一次用此类手法垄断原料药了。导报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去年就有企业举报称,潍坊顺通涉嫌垄断维生素K1原料药。  维生素K1注射液同样是基本药物,其原料全国共有9个生产批文,其中只有安徽万和以及山东广通宝两家企业正常生产。与盐酸异丙嗪类似,潍坊顺通控制上游两家原料提供商之后,要求下游生产企业将维生素K1注射液投标价提高到8.5元/盒,并要求每盒返利0.9元。而在当年安徽省基本药物招标中,中标的维生素K1注射液仅为最高2元/盒。最终,与复方利血平一样,几家大的下游生产企业因为无法拿到原料,只能断供维生素K1注射液。  对于此次首开反垄断罚单,国家发改委反垄断局副局长李青表示,企业为了一己之利,既控制原料生产企业,又控制药品成品企业,破坏了国家基本药物招投标制度,最终损害的是低收入的、需要吃抗压药的群体,“这种行为非常恶劣。”  “由于原料供应渠道的变更,合作环境也随之发生变化。在多方利益的驱动下,以前178元/公斤的原料价已成过去。”亚宝药业副总经理汤柯直言,“就生产企业而言,最不愿看到的是放弃既有市场。可是,目前原料销售被垄断,而进口原料成本又太高,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记者手记  “垄断门”的警示  因原料供应“卡脖子”,基本药物产品屡现短缺困扰。此前发生的盐酸肾上腺素注射液短缺、氯化钾注射剂断货、鱼精蛋白危机等,无不将矛头指向单一的原料供应渠道,而其背后折射的乃是基本药物供应链保障缺失的市场现实。  在药品生产流通领域,资本操纵市场的乱象乍起。时下的复方利血平事件,无疑是其中一个缩影。在常州制药厂总经理唐健看来,仅仅是原料供应商变更就影响了整个行业的生产,说明“基本药物供应需要以政府为主导,理顺其供应链上的利益矛盾,系统性地各个击破。”  从今年来看,全国已有20多个省份启动了基本药物招标,廉价基本药物断供的问题屡屡出现。而此番 “垄断门”事件的发生,无疑显现出当前廉价药物面临的利润微薄的困境,同时也为对目前药品生产中的垄断和变相垄断进行治理,提供了一个范本。

河曲癫痫医院

会理牛皮癣医院

聊城市医院那个看银屑病好

精液颜色异常严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