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绣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刺绣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路上见女婿丈母娘吓惨了躲庄稼地一夜社会新闻资讯生活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6:28:30 阅读: 来源:刺绣机厂家

路上见“女婿”丈母娘吓惨了 躲庄稼地一夜 - 社会新闻 - 资讯生活

昨日凌晨,沪渝高速仙桃服务区,重庆梁平一名六旬老太下车后“失踪”,客车司机与乘客一同寻找2小时未果后无奈报警。湖北省公安厅高警总队仙桃大队连夜搜寻5小时,终于在路边庄稼地里找到老太。老太称,她投靠女儿时,经常遭女婿家暴,她便连夜逃了出来,坐上从福建回梁平的大客车。谁知路上停车时,她看到几个操着福建口音的人聚在一起交谈,误以为女婿带人赶来追打,便跑到庄稼地里藏了一夜不敢出来。

凌晨2点

六旬老太下车后不见了

40余司乘人员找两小时

昨日凌晨2点左右,一辆由福建开往重庆的客车,经停沪渝高速仙桃服务区。车上一名六旬老太下车去上了趟厕所后就再未返回。客车司机发动其他40多名乘客,在服务区每个老太可能出现的地方寻找。两个多小时过去了,还是没找到老太,司机无奈拨打了警方电话求助。

凌晨4:10,湖北省公安厅高警总队仙桃大队巡逻民警赶到事发现场进行搜寻。

1小时过去了,民警仍一无所获。考虑到其他乘客,民警在仔细询问走失老太的体貌、衣着等特征后,留下了司机的联系方式,对大客车予以放行。

清晨7:50

30人连夜搜救5小时

仍未发现走失老太

服务区的各个角落,再次被民警找了个遍,却依旧不见老人踪迹。难道是因夜间视线不好上错了车?或是不小心跌落路边滑坡?想到后一种可能,民警心不禁紧了起来……

大队领导也闻讯赶到现场,并立即加派人手。一组民警以坐错车为找寻方向逐一排查事发时段停在服务区内的车辆;另一组民警则发动路面保洁员、施救员工开展联动搜救。此时,搜寻队伍已近30人。

清晨7:50,负责排查客车的民警传来了消息。经过与20辆事发时段停在服务区的客车司机联系,均未发现走失老太,这一消息让民警心头再次紧了起来。

上午8:30

庄稼地里发现老太

情绪激动身体虚弱

上午8:30,终于传来了好消息,一名保洁员在搜救途中,发现有位衣衫褴褛的老太昏睡在路边庄稼地里。正当保洁员要实施救援时,老太突然情绪激动并强烈反抗,保洁员立刻通知了民警。

20分钟后,民警赶到现场。见到穿制服的民警,老太情绪才逐渐平静下来,待民警说明意图之后,她才最终同意接受救援。

经核查,被营救的老太,正是客车上所走丢的老太。据参与救援的民警介绍,考虑到当时老太十分虚弱,且脸上似乎有伤痕,具体情况不宜再问,当即便将其转移走,并为她端来了饭菜,让她先恢复体力。

在休息近1个半小时后,老太恢复了体力,这才将整个事情的始末告诉民警。

进展

老太已坐上回梁平老家客车

通过老太提供的信息,民警与其女儿刘燕(化名)取得了联系。

当得知母亲被成功营救后,刘燕安下了心,但对于民警提出让她来接母亲回家的提议,其顿时表现出不耐烦的情绪,且言语十分激烈,埋怨母亲不该随意离开。对于民警的提议,始终没有给出明确答复。当民警告知,老太是因不忍遭受女婿家暴而坐车离开时,刘燕随即便挂断了电话。

当民警提出,要帮老太找救助站或妇女权益保护中心时,她谢绝了,称自己现在只想回到老家重庆。

针对老太的情况,民警积极协调老太当时所坐客车的客运公司。得知老太的遭遇后,该客运公司主动联系了下一班客车到仙桃服务区来接她,并免去车票。

昨日14时,老太登上了返回重庆梁平老家的客车。临行前,民警向老太问询女婿联系方式时,老太情绪再次激动起来,她央求民警千万不要跟自己的女婿联系,不然他不是要打自己,就是要打自己的女儿。

声音

老太女儿:

丈夫嫌弃母亲经常无端发难

昨日下午,根据民警提供的号码,记者联系上刘燕。40岁的她,前几年跟比自己大15岁的钟姓包工头结了婚,安家在福建晋江市池店镇。说起母亲的不幸,电话那头的刘燕泣不成声。前年,父亲过世后,母亲便开始轮流随自己和姐姐生活,5个月前,母亲去到福建跟随自己生活。

母亲是土生土长的农村人,尽管丈夫也是生长在农村,但因承包工程,所以经济条件还算不错。所以,对于母亲的到来,他无比的嫌弃,且非常不耐烦。

每次,丈夫都是无端发难,而她只能站在边上默默地流泪。其实,在投靠自己期间,母亲也是独居。就在前夜,丈夫又动了手。两头都是至亲,她夹在中间不知所措,而只要吱声,丈夫还会动手打自己。

尽管刘燕一再表示,自己会将母亲安顿好,但对于如何安顿,她也很迷茫。而让她更为担心的是,老家房屋已垮塌,母亲一个人独居在山上,有个病痛该怎么办?“连吃个水都困难,用几个瓶子去河头打。”说到这里,电话那头的她哭了起来。

老太女婿:

只是用手指了她的眼睛想吓唬她

昨日,根据刘燕提供的电话,记者联系上刘燕夫妇在福建的邻居王先生,他和钟先生都是重庆垫江人。王先生说,钟师傅的脾气是有些不好,丈母娘没钱,所以他有些看不惯,“虽然自己没亲眼见过钟师傅动手打人,但她老人曾向我哭诉过,好几次我也听到过打砸东西的声音。”

随后,根据王先生提供的号码,记者联系上钟先生,他承认和丈母娘的关系不是太好。就自己动手打丈母娘的事情,他先是一阵沉默,接着解释只是用手指指了老人家的眼睛,原本只是想吓唬吓唬她。就事由,他没有过多说明。旁边,记者听到了刘燕的哭泣声。就丈母娘今后的生活,钟先生还是用沉默来应答。

对话

“女婿不仅嫌弃我,还会动手打我”

昨日,民警给记者传来了他们录制的和老太聊天视频资料,长达10余分钟。老太姓谭,65岁,老家在重庆梁平龙门镇沙坪村。

民警:你好久去的福建投靠女儿女婿?

老太:没得法,我一个人在老家有些怕。房子垮了,吃的住的都不方便。半年前我从老家出发,去投靠远嫁福建的二女儿(后了解为1月30日)。

民警:你怎么想到要独自回家呢?

老太:在他们家借住的这半年,女婿不仅嫌弃我,还时常会因一些小事动手打我。不管是女儿还是邻居,都不敢出声。前夜,女婿再次动手打了我,再也忍受不了,我才连夜逃了出来。在好心人的帮忙下,用原来积攒下来的一点钱,买了回老家的车票。

民警:为何要选择去庄稼地里?

老太:昨天半夜,客车停下来了,师傅让我们去上厕所。我在回来时,发现几个福建口音的人聚在一起,正在我赶的客车周边说话。我以为是他(女婿)带人从福建赶来打我,所以便慌慌张张地向路边跑去。最后,我藏在了一片庄稼地里,不敢出声也不敢出来。后来,迷迷糊糊地我就睡着了。

武汉烤肉食材清单

安徽聚氨酯夹克保温管

浙江微型旋耕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