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绣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刺绣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路人赠8千元助病卧街头打工仔就医社会新闻资讯生活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4:32:24 阅读: 来源:刺绣机厂家

路人赠8千元助病卧街头打工仔就医 - 社会新闻 - 资讯生活

7日,打工仔贺小平表示,手术后最大愿望是找到恩人。《羊城晚报》供图

6月5日,打工仔贺小平突发急性阑尾炎,却因无钱医治倒卧广州街头,警察、医生均无能为力之时,一名好心路人将他送往广东省人民医院,为他缴纳8000元医药费,却未留下联系方式。贺小平表示,他最大愿望就是找到恩人,“当面感谢他”。

讲述

无钱手术病倒街头

贺小平今年41岁,江西人,来广州谋生已十余年。干力气活的他,挣的钱基本只够吃饭,没钱租房,晚上像流浪汉一样四处找地方睡。

两年前开始,贺小平隐约感觉腹部有点疼,但一直没钱看病。本月5日下午,已经多日没开工的贺小平和两名工友在中华广场附近找活干。突然,剧烈的腹痛让他几乎直不起腰。

“动都动不了,痛得我直冒汗,跟流水一样。”贺小平说,工友立即将他送到附近的广东省人民医院。医生检查后告知他是急性阑尾炎,已经化脓,必须马上手术,费用约需六七千元。但贺小平只有1000元,他花970元打了两瓶点滴后离开了医院。

没走多远,贺小平就疼得走不动了。工友把他放在街边,想办法筹钱,但于事无补。贺小平只好拨打了110,警察来后,同样不知如何是好,只好又拨120。救护车赶到后,医生看了他的病历,说不是他们医院的病人,不能带回医院治病。

“我当时以为我就这样死在街头了。”贺小平说。

好心路人伸出援手

“做手术需要多少钱?救人要紧,多少钱我来付。”贺小平绝望之时,一个男声传到他的耳里。疼得几乎晕厥的他根本无法看清说话人的样子,“感觉是在做梦”。

救护车把贺小平送往广东省人民医院。“到了医院,他一直忙着交钱,跟医生交谈,了解我的病情,让医生安排手术。”虽然疼痛难忍,但贺小平还是努力保持清醒,希望能看清救命恩人的样子,“他大概30多岁,超过1.7米,穿短袖白衬衣,戴眼镜,很斯文,是本地口音。”

当时,贺小平几次询问好心人的姓名和联系方式,但对方只说不用管这些,让他好好安心养病。次日凌晨3时,贺小平被推进手术室,他只记得好心人叮嘱他:“什么都不要想,好好养病,没钱的话,医生会给我打电话的。”

最想当面感谢恩人

7日中午,贺小平终于可以简单地说话了,他没看到救命恩人的身影,医生和护士也没能给他答案。

贺小平从护士手里拿到一张费用清单,上面注明已缴纳住院押金总额8000元,实际住院费4443.71元。

“8000元啊!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贺小平说,缴费单上没有任何交费人的身份信息及联系电话,医院也表示,交费人只是缴纳8000元后就离开了,没留下任何信息。

7日晚间,躺在病床上的贺小平向记者表示,希望能帮助他找到这名好心人。“我是没什么能力,这个钱也不知道能不能还上,但我还是想见见他,当面跟他说声谢谢。”贺小平说。

据医院方面8日介绍,贺小平手术后恢复情况良好,照目前的情况来看,再有两天应该就可以出院。

调查

好心人信用卡付款

广东省人民医院有关负责人8日表示,其实早在患者首次急诊治疗时,接诊医生在判断其为急性阑尾炎时已经联系了胃肠外科值班医生准备为其进行手术,但此时发现患者已经自行离开。

据了解,当天参与过治疗的3名急诊科医生均表示未保留有好心人的电话,负责会诊手术的胃肠外科也未接触此人。

记者在贺小平6月6日的缴费单上发现了一个联系电话和署名高姓人士的缴费签字。经电话联系,高姓人士是医院急诊科担架员。

高师傅说,这名好心人是与患者一块乘坐120救护车(并非省医救护车)来到医院救治的。6日凌晨1点左右,高师傅陪他在收费窗口刷信用卡缴纳了8000元钱,对方把电话号码留给高师傅。“他挺热心的,表示钱并不是问题,只要能救人就好。但他也一再叮嘱不要将电话号码外泄,如有需要可以和他联系”,高师傅说,他必须遵守这个承诺。

郑州地面装饰材料

广州儿童画画板

安徽NR200色差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