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绣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刺绣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鬼事连篇117-(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9:01:27 阅读: 来源:刺绣机厂家

这天下午,天色昏暗,下着毛毛细雨。当蔺磊从紧急楼梯爬到三楼时,有点儿喘气,他在楼梯上蹲下来。过了一会儿,他爬到窗户边,窗户没有锁。

既然窗户没有锁,他就不必费心去撬开它了。蔺磊觉得胡姗姗太大意了,屋里有些值钱的东西,这一带治安又不好,她至少应该把卧室的窗户锁起来。可是,胡姗姗没有锁。

蔺磊撩起窗帘,屋里黑呼呼的,有一股香水味飘出来。他不想进去,他发现也没有必要进去。公寓前门右边有一盏灯,昏暗的光线照了过来,这表明卧室的门是开的,通向客厅的门也是开的。

蔺磊跪在湿漉漉的防火楼梯,从外套口袋里取出一支手枪,然后,从另一边口袋取出消音器,这是他在黑市上买的。他把消音器套在枪口上,然后,左手臂放在窗台上,手枪架在左手臂上。

十五分钟后,公寓的门会打开,然后,胡姗姗会出现在那里,借着走道的灯光,很容易击中她。

蔺磊静静地等着,雨从黑漆漆的天上飘落下来,风吹着下面的垃圾桶盖咚咚直响。芭比那浓烈的香水味从窗户飘出来,这香水曾经很能激起他的xing欲,现在却让他感到厌恶。

他等待着,心里不由得想起家中的妻子余淼淼。

他到这里来,全是为了他的妻子,亲爱的淼淼。他怎么会这么笨呢?淼淼才是他生命中唯一的爱,可是他却去跟胡姗姗鬼混。胡姗姗的年龄只有他的一半,是个大眼睛,高胸脯的年轻女郎,她靠傍大款为生。蔺磊知道,他决不是第一个养胡姗姗的男人。

但是,他将是最后一个养她的男人。她胆子真是大。前几天,当他表示要结束这种同居关系时,她居然敢威胁他。

蔺磊从来没有想到,她会这么大胆。就在此时,他的心就怦怦乱跳,带手套的手也愤怒地发抖。

他记得她噘起血红的嘴唇,唇边有一抹幼稚的微笑眨一眨的,冷冷地说:“不!

亲爱的,我要你留在我身边,否则的话什么,我要去见你老婆,她叫什么名字?我想那样做,不过……”

不过她会做的,这一点蔺磊很肯定。

就在第二天,蔺磊回到家中,发现妻子余淼淼躺在卧室的床上,两眼哭得红肿。她接到一个匿名电话,那电话很下流,那些脏话是一个年轻女人说的。

在此之前,蔺磊就不安地感觉到,他妻子好像在怀疑他有不忠的行为,但是怀疑是一回事,接到电话又是另一回事。蔺磊不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他只有采取行动,他从来没有想到要干掉她,但现在不得不那么做了。

起初,他想到下毒,他甚至想办法弄到了一粒毒药,但是下毒并不容易。胡姗姗是个精明的女人,她会防备,他想到其他方法,可是都不满意。

最后,他看到一条新闻报道,这给了他灵感。最近,城东的某一地区,发生了一连串妇女被枪击的案子,这位枪手总在夜里向没有拉下窗帘的女人射击。很巧的是,那一地区离胡姗姗的住处不远。

他扔下报纸,过了一会儿,又拿起报纸,看看上面的天气预报,天气预报说,以后的几天里有雨。

今天下雨了,又刮了风,天色已经暗下来,街道上空无一人,这真是一个作案的好机会。

他等候着,虽然很不舒服,但是一想到这事一了百了了,他就感到很高兴。

他轻声低语道:“淼淼我已经接受教训了,从今以后,我的生活中只有你一个。”

也许过几天,他可以带淼淼出去旅行,算是第二次度蜜月。对,就这么办。

忽然,黑暗中闪过一道黄光,把他的思绪拉了回来。公寓的前门开了,他没有料到胡姗姗会这么早回来。他知道她通常在市中心的餐厅吃饭,总是在八点钟左右回家,今天她回来早了一些,这样反倒更好。

他眯起一只眼睛,另一只眼睛瞄准手枪的准星,由门口照过来的灯依稀可见。她在那儿,穿着雨衣的侧影,她在门槛那儿有些犹豫,然后,她举起一只手在摸索公寓里面的电灯开头。

蔺磊射出一发子弹,那女人向后晃了一下,双臂向上举,他又向那黑黑的人影连开了几枪,那人影慢慢地向前倒下,一动也不动了。

蔺磊再仔细地瞄准,向尸体又开了两枪。实际上,那两枪并不需要,因为他是个优秀的射击手,他自信第一枪就已经完成了任务。

当他驱车赶回家时,已经是晚上九点钟了,他的车停在别墅前。他在车里坐了一回儿,然后把手枪拆成零件,连同手套一起丢到了附近的河里。

可是,当他推开门进屋时,屋里漆黑一片,而且他还闻到了大厅内浓重的血腥味。他意识到家里肯定发生了不好的事情,他打开了灯,大厅内没有人,血腥味好像是从卧室传来的。

蔺磊慌忙冲进了卧室,他看到妻子手里拿着一把水果刀正缩在墙角瑟瑟发抖,她的面前一滩血迹。

蔺磊脸色大变,几步跑到妻子的跟前,摇着他的肩膀问:“亲爱的,发生了什么事。”

妻子战战兢兢地说:“她……她来了……刀子戳进了她的胸口……”她语无伦次的说着。

“谁……是谁来了……”就在蔺磊继续说下去的时候。

突然,门被一股大力顶开了,蔺磊和妻子惊恐的看到屋里走进来一个人,确切的说应该是爬进来的。她浑身血淋淋的,整个脸上挂着脓疮血泡,胸腔里的器官都挂在体外耷拉着,随着她的攀爬拖动着留下满地的污渍血迹,她缓缓的向着蔺磊和余淼淼逼近……

第二天,警察在蔺磊的别墅内发现了他和她的妻子余淼淼,他们都死了,两个人都张大了嘴,一脸的惊恐。然而,警察并没有查出两人的死因,更没有查出凶手的踪迹,这件案子也成了一件不折不扣的悬案。

---- 作者寄语:这篇严格意义上来说不算是真正的鬼故事,应该算是篇悬疑故事。另外对大家说声抱歉,残月今天胃疼的紧,今天下午总算是好多了,写的故事也许令大家不如意,这篇也发的完了,实在是抱歉。

东莞沙田电子机械回收价格

图咸阳亮化工程PE电力管供应商

吴氏一针培训扬州哪里有无痛一针哪里好

图解天门MPP电力管按高标准执行

8米水泥电线杆电线杆厂家进来选择你想要的

LED三防灯宁夏150W防爆灯报价

矿用机械臂湿喷机降尘喷雾车

单层彩钢瓦厂房彩钢瓦桂林彩钢瓦批发商

苏州吴中区碳素钢成分分析、拉伸、抗压强度测试

芦根收获机沈阳白芷收获机直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