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绣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刺绣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过剩产能抵消影响最低工资上调不会助推通胀

发布时间:2021-10-20 20:41:19 阅读: 来源:刺绣机厂家

过剩产能抵消影响 最低工资上调不会助推通胀

过剩产能抵消影响 最低工资上调不会助推通胀 更新时间:2010-6-20 0:00:15   近期,北京市政府将最低工资上调了20%,从7 月1 日起,由800 元人民币提高至960 元,而部分私营企业近期也宣布要大幅上调工资20%~30%。  不单单北京,今年以来,广东、山东、吉林等10多个省市陆续上调了最低工资标准,平均调整幅度在17%左右。再考虑到沿海地区制造业工资普遍较大幅度的上调,有人认为这标志着中国廉价劳动力时代的终结,这是收入分配向劳动者倾斜的信号,工资上涨将会导致出口行业利润率受到挤压、通胀率大幅度上升,甚至引发了工资-通胀螺旋式上升的担忧,也引发了人们对于大范围劳资纠纷和社会不稳定的担忧,更有个别人士炮制荒谬言论——通过停止工资上涨来遏制通胀……  最低工资上涨究竟能对宏观经济运行产生何种影响?影响到底有多大?是否如传言中会对通货膨胀起推波助澜的作用呢?  过剩产能抵消对通胀影响  野村证券中国首席经济学家孙明春认为,“最低工资上调对CPI 的影响非常有限。”  他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近期对最低工资上调的主要作用将有助于提高收入并促进消费增长。由于过剩产能和价格竞争的存在,我们认为最低工资上调对CPI上涨的影响有限。但利润空间可能受到挤压。  实际上,尽管工资在过去十年里一直呈两位数增长,但诸如服饰、鞋帽、家电、以及交通通信产品等制造品的零售价格在近十年的时间一路走低。因此除非过剩产能消失,否则劳动力成本上涨不太可能显著推高CPI 上涨。  由于劳动力市场偏紧,野村证券预期今年工资将出现两位数增长,而瑞银方面给出的预测,则精确到15%。  此外,最低工资上涨将降低企业的利润率,孙明春分析,“如果劳动力成本涨幅超过最终产品价格的涨幅,那么生产企业的利润空间将受到挤压。但劳动生产率的迅速提高让企业有能力在不提价的情况下自我消化一定的上涨成本,或者在不蒙受损失的情况下降价。”  鉴于目前劳动力普遍短缺,野村证券认为,今明两年的劳动生产率增速不太可能赶上劳动力成本的涨幅,预计生产企业和服务提供商的利润率将在今明两年受到挤压。  “我们判断最低工资近期的上调将对那些工资水平最低的行业造成最大影响;制造业、建筑业和餐饮住宿业首当其冲。”孙明春一针见血地指出。  廉价劳动力时代尚未结束  值得注意的是,近期的工资问题随着今年早些时候关于珠三角地区出现用工荒的报道出现。如果把二者联系起来,很多人都相信它们反映了中国人口结构的变化,即加入劳动力大军的年轻人比以前少了,而这意味着中国的廉价劳动力时代和与之相伴的经济增长模式的终结,这种担心是否存有依据?  “我们认为,这些担心言过其实。”瑞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汪涛对中国商报记者指出,原因在于人们混淆了劳动力需求的周期性上升和人口结构的变化;没有把最近的加薪事件放在过去的工资上涨、劳动生产率和整体经济增长的大背景中来看;忽视了工资逐步上涨有利的一面。 “在当前全球局势不明朗的情况下,人们很容易对包括中国在内的任何情况而感到惊慌。就中国而言,经济增长速度确实正在放慢而通胀率尚未见顶。”不过,汪涛认为,最近工资压力增大主要体现了劳动力市场的周期性供求因素和生活成本的上升。短期来看,企业利润率将受到挤压,但对通胀带来的压力有限。  “此外,我们认为中国没有进入工资-通胀螺旋式上升的阶段。”汪涛分析,逐步提高工资将有助于中国的经济增长模式向消费导向转变。中期而言,人口结构变化和剩余劳动力减少预计将成为推动劳动力相对成本和通胀上升的一个重要因素。  汇丰中国首席经济师屈宏斌也指出,“我们不认为中国廉价劳动力供给的优势可能面临转折。”  屈宏斌分析,“我们所作的测算显示中国农村剩余劳动力仍在2亿左右。如果按照目前的城乡劳动力转移速度,中国还需要15~20年才会真正出现剩余劳动力消耗殆尽的情况。”  从企业角度出发,未来工资的增长要与生产率的提升相一致。此前关于改革城乡户籍制度,鼓励农村转移劳动力在中小城市落户的政策,对于这批从农村转移到城市生活的人群来说意味着生活水平和方式的巨大变化。  “随着二代农村转移劳动力,对艰苦工作环境的容忍度相对其前辈明显降低,工资的期望水平无疑将有所上升,这也是我们认为未来三五年实际工资增长可能达到7%~8%的部分原因。”屈宏斌表示。  考察这一轮工资上涨,屈宏斌认为是周期性的,主要反映的是基建投资及出口强劲回升所带来的劳动力需求大幅上升。从5月汇丰PMI走势来看,前几个月宏观调控政策的紧缩效果已经开始初步显现。预计基建投资和工业增加值增速可能继续温和放缓,GDP增速也可能在下半年放慢到9%左右。总需求降温将拉动劳动力需求回落,从而工资上涨压力可能有所缓解。我们预计,未来三到五年间平均工资增速可能逐渐回落至7%~8%的水平。 声明:本频道资讯内容系转引自合作媒体及合作机构,不代表自身观点与立场,建议投资者对此资讯谨慎判断,据此入市,风险自担。

揭阳亲子鉴定中心

厚型钢结构防火涂料厂家

全包装修设计

惠州电缆回收